正文部分

不过现在看来

“他妈的,你练铁头功,我就往你身上砍。”这个骑兵狠狠的想着,不过他已经没机会了。在刀砍在冷月头上,反震力使得骑兵手臂发麻之即,冷月动手夺过骑兵的斩马刀,一刀将骑兵和战马劈为两半。“这……还能算是人吗?”瞬间,一丝恐惧充斥着所有骑兵的内心,不过,这些骑兵个个都是狠角色,越是恐惧,他就越会狠,就算是死,也要拖个垫背的。在军营中,他们就被教成杀一个够本,杀两个有赚的思灵族武士道精神,不过,他们可不会剥破自杀。骑兵们略迟疑,冷月可不会放弃这种难得的好机会,跳起身子,巨大的斩马刀横着一下,一刀就使三个骑士的头部、胸部和身体闹分裂,他们的坐骑三匹马的马头也纷纷离家。看到又是三个同伴被夺去了生命,骑士们气愤得以脚用力一夹马腹,在马儿痛嘶声中,刀刃闪着寒光的巨大斩马刀朝着冷月身体劈去。一刀刀招呼在冷月身上,除了响起一阵阵金铁交鸣声外,就只会让冷月的衣服多出一条裂痕来证明他的确被自己的刀锋砍过。而冷月身上的衣服多了一条裂痕之时,骑兵总有一个会连着他的战马一起去向亲爱的上帝报到。或许,死在万恶的死灵刀下,亲爱的上帝会对他照顾有加吧,因此,每个骑兵在上下半身分离之时,脸蛋上依旧挂着砍人时很爽的表情。当冷月的上身衣服的布料一条条的挂在身上,还不时的脱落之时,凯里曼斯帝国那些英勇的骑兵们,剩下的已经寥寥无几了。而剩下的那些骑兵,此时已经脱离了战马,改成步行跟冷月对砍,没办法,骑在马上砍冷月,最多只能砍到上身,而冷月的上半身,就算你砍到也不行。或许,他的弱点在下本身也说不定,籍着这个美好的理由,骑兵们都下了战马砍冷月的下半身。至少,就算砍不死冷月,也将冷月砍得赤裸,就算死不了,面子也丢光。果然,当这些骑兵都往冷月下半身招呼时,冷月都开始忙着躲避了,而骑兵的伤亡也不像刚刚那么严重了。开玩笑,不穿衣服不打紧,反正自己肌肉还可以,或许凭着强劲的身材还能够迷倒一些美少女,但是没穿裤子,那就算身材再好,美女们也会认定你是露体狂、神经病,看到了跑都还来不及呢。看到冷月在斩马刀的刀影里上蹿下蹿的样子,一直寒着脸蛋不搭理艾斯卡利的紫眸笑了。冷月现在的样子,就好比一只正在耍猴戏的猴子,要想有多滑稽就他有多滑稽。在紫眸心中,尽管自己被所谓的神所诅咒,但她依旧不信有神存在,如果真的有神,那么,冷月就是她心中唯一信仰的真神,当然,神是万能的,神会保护着她,神是不会受伤的。看着别人,为了自己和几百骑兵刀对刀地干上,说不感动那完全是骗人的,就算是心如铁石也一样。从那一刻起,冷月就是紫眸的完全拥有,也是她的唯一拥有。看着心目中的女神笑了,艾斯卡利也笑了,原来这家伙练的武功,弱点是在下半身啊,那么,就算现在只剩下三十多骑兵,他相信这些骑兵也能够将冷月干掉,就算干不掉,在他的腿上砍一刀,剩下的自己也能够理会了。骑兵死伤这么多,在艾斯卡利这样的贵族皇亲眼中,就好比死了那么多蚂蚁一样,不过,死了蚂蚁却能够让自己的功勋加上一笔,那是何等的爽啊。“最多,在这帮骑兵死了之后,自己多给他们家里一点抚恤费就行了。”计算到得意深处,艾斯卡利喜滋滋的想着。与场外的两人相比,在场中以性命搏斗的骑兵,恩,现在该叫步兵了吧,或许是披挂着骑兵装备的步兵吧,心中更是得意万分,以刚刚的战斗来看,他们就连一点生机都没有,现在这终于找到了这家伙的弱点,也就是找到一线生机了,或许,在左相公子,皇帝侄子面前表现得这般英勇,以后的嘉奖还不少呢。目前最愤怒的算是冷月吧,这帮家伙,总往自己的裤子上招呼,要是一不小心砍破了裤子,赤裸还不打紧,最主要的是在新收的徒弟面前丢了面子,以后这丫头对自己的工夫也会怀疑。哎,现在冷月心中那个后悔啊,刚刚替紫眸买衣服的时候,自己为什么不买几件呢,原本以为以自己的修为,衣服根本就不会被弄脏,现在好了,倒霉来了。想到倒霉两字,冷月心中一惊,紫眸被神所诅咒,谁对她好谁就会倒霉,自己现在不就倒霉了吗?该不会是诅咒所影响的吧,要是自己是普通人,那早就死翘翘了,还能够轮到现在这般猖狂啊。想到这里,瞬间工夫,冷汗就随着冷月的背后流下,或许自己以后该小心一点吧,现在已经被禁制了,要是一个不好,丢了小命就完蛋了。自从遇到蓝雨芸馨、凤凰这些高手后,冷月可不信死灵的不死身在这些高手之下还能够真的不死。冷月的思量,使得他在战斗中分心,“砰”的一声,斩马刀顺着他的大腿,在他的裤子上留下一条长长的裂缝,这裂缝的长度,嘿嘿,刚好可以将冷月的左边裤子改成现今地球上最时髦的旗袍。“妈的,你们这些白痴,居然砍坏我的裤子,你们都去死吧。”看着已经裂开的裤子,冷月暴怒的大吼。在看到自己的战友的斩马刀砍中敌人大腿之时,喜悦的心情立刻涌上剩余骑兵的心头,不过伴随着再一次的金铁交鸣声,失望的阴影再次笼罩骑兵们的心头,使得他们居然一时间楞在那里,丝毫没有一丝战意可言。当然,冷月可不是什么慈悲的圣人,更别说处于暴怒中的他,骑兵们不动,冷月可不会停手,三下五除二,几下挥刀就把剩余的骑兵们送上西天和如来佛主聊天论禅机。看这些骑兵们死时脸上顿悟的表情,或许这些家伙能够和如来佛主聊得很开心也说不定。倒拖着斩马刀,冷月看向紫眸处,当眼角瞥到艾斯卡利之时,大喜之情立刻涌上心中,自己怎么忘记了这套优美的服装呢, 最新电玩棋牌游戏虽然它现在正套在这个该死的家伙身上。看着冷月看向自己, 抢庄牛牛电玩棋牌游戏眼中露出丝丝兴奋的神色, 手机上打现金麻将棋牌游戏艾斯卡利可不会天真的联想到这是看到自己的高兴, 二八杠游戏平台下载或许,这该死的家伙杀红了眼睛,享受虐杀自快感之时,想连自己都一快干掉吧?有了这种思想,艾斯卡利看向他心目中的女神,性命都没了,女神有个屁用啊,和女性相比,自己的性命才是最重要的。因此,艾斯卡利一把抽出腿上的匕首,趁紫眸不备期间立刻将匕首架到她的脖子上。“别过来,过来我就杀了她,把刀放下。”艾斯卡利一紧手中的匕首,在紫眸粉嫩的脖子上划出一条血痕,示意冷月如果再不放下刀,那他就和紫眸同归于尽。冷月原本只想要艾斯卡利的衣服,并不想取其性命,也算珍惜这痴情得连自身都不顾的世间宝贝级稀有动物。不过现在看来,这家伙还是将自己的性命放在第一位。哎,杀了算了。冷月想着,握在手中的斩马刀不禁紧了紧。“放下刀,再不放我就杀了她,牡丹花下死,做鬼也风流,有这样的美女陪伴,就算死了也甘心。”话虽这么说,但艾斯卡利的手依旧再次添加了一点力,紫眸蓝色的血液立刻顺在她优美的脖子弧度流下。“原来这名言这里也流行啊,哎,算了,我放。”冷月邪邪一笑,弯下腰放下斩马刀,抄起地上的一颗小石子,以迅雷不及掩耳的速度朝着艾斯卡利的手砸过去。如果正中目标,那紫眸就得救了,就算有一丝偏差,最多也让紫眸鼻青脸肿,严重点就外加一点毁容。以修真之人来说,毁容是没什么关系的,听说修到元婴期可以修改自己的外貌,让自己变得俊美异常,就算有伤痕,修真每进步一个层次后都会将伤痕抹掉。“啊。”艾斯卡利痛得惊呼一声,手中的匕首掉无声的掉在地上,另一只手握着受伤的手放在嘴边吹气。“正中目标……耶。”冷月大喊一声,对着紫眸比了一个胜利的手势,然后几下蹿到艾斯卡利身边,一把提起艾斯卡利,开始动手剥他的衣服。在冷月大喊着比手势之时,紫眸再一次“扑哧”娇笑出声,试想想,当一个上身穿着布条状、脱落了许多布片的衣服,下身穿着一条一边裤管裂开成旗袍样的滑稽样男人,对着你得意的比一个胜利的手势之时,你会不会想笑。过一会,紫眸停住笑,转过头见冷月剥别人的衣服,于是不解的问:“师尊,你为什么脱他衣服啊,难道你是同性恋吗?”末了,看着冷月的动作,这小丫头还来了一句“好可惜哦”。“同性你个头啊,就会胡思乱想,你师尊这副模样很光荣吗?”冷月停下手,微微用力一拍紫眸的脑袋,之后指指身上的衣服,假装愠怒的反问。“这小丫头,想象会不会太丰富了一点,就算是同性恋,难道要现场硬上啊。”其实,在亚昆大陆,许多贵族不但好女色,而且还喜欢上男性小孩,紫眸曾经也被卖过,而且还和那些俊美小孩关在一起,不过当贵族们看到她额头的神之诅咒烙印时,就吓得把她扔出了府邸。或许,这就是神之诅咒烙印给她的唯一好处,综合新闻让她能够拥有自由之身,不会悲哀的沦为贵族们发泄欲火的性奴。艾斯卡利穿的衣服是寻常贵族公子的三件装:内衣、内衫和外套。当下冷月剥下外套和内衫,以内衫插干身上蓝色的血液,然后直接套上外套,之后顺手一下,将艾斯卡利的脖子扭断后,带着紫眸走人。在清碧酒馆干掉两个思灵,就被这些思灵军队追成这样,现在屠杀了好几百思灵骑兵,被思灵们发现不知道会怎么样?冷月虽然心中不太想干掉艾斯卡利,不过为了将来省些麻烦,所以就直接干掉灭口算了。不过,冷月怎么想都不会知道,在思灵搜查队搜到这里之时,现场骑兵中,居然还有一个没死透。被搜查队的战友们摇醒之后,说了一句“火红色不锈钢”之后,马上昏死过去,结果再次被他的战友狠命摇醒,在听到战友问“是不是酒馆杀思灵的那个人类”,答了一声“是”之后便一命呜呼。火红色不锈钢,火红色,那群搜查队的家伙不用想也知道,那是长及腰际的火红色头发,至于为什么叫他不锈钢,那他们就不知道了,或者说那家伙名字就叫不锈钢,可是按照上面火红色这个词组的含义,不锈钢也代表着一种意思吧,难道说那家伙的皮肤向不锈钢一样永远不会生锈?那似乎有点不太可能啊。殊不知他们那死去的战友说不锈钢的含义是为了说明冷月像不锈钢一样很耐砍。当骑兵们在尸体堆外围发现被剥了衣服的艾斯卡利之时,事态就严重了。军队战死沙场,那没什么可说的,但杀害了堂堂一国之相的二公子,那份罪过就是凶手抵上一千条命也不够了。至此,短短的一个月内,各国先后收到凯里曼斯帝国的通缉令,对这名叫做火红色不锈钢的红发人类进行通缉。接着,大陆的商金猎人工会、冒险者工会都收到凯里曼斯左相艾雷华的公告以及人物画像,不论死活捉拿火红色不锈钢,如果拿到火红色不锈钢的人头,那赏金三万金币;如果活解火红色不锈钢到凯里曼斯帝国左相府交给左相,则赏金五万金币。先不说活解的五万金币,单单三万金币一个人头,赏金工会和冒险者工会根本就没出现过这么高的价。因此,亚昆大陆上的各个种族,一时间都兴起了寻找火红色不锈钢的浪潮。就在大陆上一众种族寻找火红色不锈钢,企图一夕致富之时,还不知道自己被称之为火红色不锈钢的冷月则带着他的徒弟,两人一起在昆米拉奇特山脉搜寻那些无谓的神之遗迹。昆米拉奇特山脉,特拉马特峰半腰上的一处洞穴中,冷月拉着紫眸正在亡命的飞奔着。“师尊……你不是说这……这个星球上没什……么……能够伤害你……的吗?那我们……为什么要跑啊?”跑得上气不接下气的紫眸断断续续的问冷月。紫眸跑得气喘吁吁,冷月可是一点事都没有,有着仙甲提供能量,冷月就算跑上一辈子都没关系。见紫眸跑得气喘吁吁,似乎受不了的样子,冷月微微一顿,双手将紫眸拦腰抄起抱住,飞快地朝洞口疾奔。“没什么能够伤害到我并不表示我就能够干掉它们,真不知道这是什么洞,看起来像坟窟,怎么里面一点东西也没有,尽是一些幽灵、下等僵尸和木乃伊,我不跑也没关系,最多被捉住关起来,他们奈何不了我,不过你就不行了,我可不想这么早就失去唯一的徒弟。”冷月边跑边说道。花了整整两个月时间,冷月终于带着紫眸来到这所谓的常有神出没的昆米拉奇特山脉,又爬上了主峰特拉马特峰,进入这个山洞,原本以为有新发现,不过当冷月一脚踢开洞穴深处一扇松化的石门后,一大群的下等僵尸、幽灵、木乃伊狂奔而来,吓得冷月连忙拉着紫眸就跑。奔跑中的冷月越想越窝囊,想他堂堂一个高级的死灵,高级到什么程度都不知道,居然被只会蹦跳着走路的下等僵尸、漂浮在地上,连个实体都没有的幽灵、摇摇摆摆得连走路都不稳的木乃伊追着跑。要是将来被冷风或者苍冥等家伙知道,那他的面子也丢光了。“那怎么办呀?”被冷月抱在怀中奔跑的紫眸,虽然暂时还没缓过气,但声音已经不再断断续续了。“怎么办,这时候还用问吗,我们不是正在行动了吗?”冷月失笑着回答,冲刺型的跑步,对他来说,和漫步没什么区别。“对付这些死物,除非用法术,不然干不掉他们的。”冷月说着,穆然想起这些下等僵尸、木乃伊、幽灵,根本就不能归类到死灵里去,它们最多只能算是垃圾死物。死灵虽然肉身已死,但都保持着生前的灵魂,就算细看仍和活着的生物差不多,另外还有着繁殖下一代的能力。而这些死物,别说灵魂,就连肉身都烂得七七八八了。“师尊,那我们一直要跑下去吗?”紫眸问,对于亚昆大陆稀有的死系物种,她连见都没见过,更别说想办法应付了。死系生物,在亚昆大陆上只是传说中存在的东西而已,被人撞到的次数甚至少于那些所谓的神,而冷月居然能够撞上,这大概要归功于紫眸身上那个所谓的神之诅咒吧。冷月现在被禁制了,纵然有着仙甲护身,但仙甲并不能挡住一个人倒霉的运道,或许,冷月并不能算是一个人。冷月转过头看看,成排的僵尸,速度极快的跳跃,落地时响起“砰砰”的声音;而那些漂浮着的幽灵,因为速度和僵尸差不多,再加上洞穴顶部够高,所以就漂浮在僵尸的上空,散发着幽幽的荧光,快速的想追上冷月师徒并将其吞噬;或许,三种死物中,最垃圾的应该算是木乃伊吧,虽然用走、四肢关节都还可以转动,但还是比不过僵尸跳跃的速度,因此被三三两两的隔在僵尸堆里穿梭,来回找空隙向冷月跑去。这情形,还真他妈的非常壮观哪,如果换做是普通人的阅兵式,那说不定能够让所有国民都情绪高涨万分,但是却是些僵尸、木乃伊和幽灵,那算是唯一的观众的冷月和紫眸师徒就只有情绪高涨得逃命了。看到这些,冷月下意识的加快了速度,光,是光,只要跑到洞口,让这些死物被光照射几下,那他们也就彻底完蛋了,不过话说回来,这些死物虽然没智慧,但他们的本能还是蛮厉害的,知道有危险,就算是用赶也不会前去。“只要跑到有阳光的地方就行了,死物不能见光,想我堂堂冷月,站在死灵最高顶端,居然被一群僵尸追着跑,哎……”说到最后,冷月长长的叹了一口气,这一次,他实在是太窝囊了。“原来师尊的名号是冷月啊?”被冷月抱在怀中的紫眸已经回过气来,听到冷月话中自抱姓名,所以加以确认。紫眸跟着冷月近两个月时间,冷月从未对她说过自己的名字,紫眸问起,冷月也只说让她叫他师尊就行了。听紫眸这么问,冷月低头瞥了一眼紫眸的脸蛋,见她那兴奋的眼神,也不忍再次含糊不回答。“师尊本名叫冷月,和后面的家伙差不多,属于死灵中的僵尸一类,后睡了两万五千多年,化身成人类,跟随大姐修真,道号星晴真人。”说完这些,冷月见紫眸好象没有回味过他的话语,问道:“师尊和后面那些东西差不多,你怕不怕?”尽管被抱在冷月怀中,行动有点不便,但紫眸依旧非常猛烈的摇着小脑袋,摇够之后才说道:“只有师尊对紫眸最好,紫眸不怕,自从遇到师尊的第一天起,紫眸就不信师尊是神的,如果说师尊是恶魔,那紫眸一定会信。”听了紫眸的话语,尽管知道紫眸不理解他话中,自己身份的真正含义,但紫眸的话语依旧让冷月感到心里暖扬扬的。问世间,有什么能比找到一个真心了解自己的人更高兴的事呢?正所谓千金易得,知己难求。名言就是名言,绝非一般屁话可以比拟。“女性思灵的第六感吗,还是你是思灵和人类混血儿的特异功能?当初看《大陆志》时,说女性思灵的第六感特别敏锐,我还不太相信呢,现在信了。”冷月开心的笑道。“也许是吧?”紫眸对造成她被诅咒的人与思灵混合血统,一直有着深深的恨意,现在被冷月提及,虽然是好处,但神情依旧微变,不过,只是眨眼间,紫眸就突然回想到什么似的,整个身体一颤,神情转为夸张的问道:“师尊,听你刚刚说的话,你已经两万五千多岁啦?”冷月一愕,立刻想起自己现在真的已经超过二万五千多岁了,于是答道:“是啊,这有什么奇怪的,你该不会以为后面这些僵尸等怪物能够自然死亡吧?”“那我修炼到将来,也会和师尊一样吗?”无穷无尽的生命,就表示可以永远享受冷月的宠爱,紫眸兴奋的发问。“虽然修炼到最后和我不太一样,但拥有永恒的生命和强大的力量应该能够做到的,你要加油哦!”冷月当初就是渴望无穷无尽的生命和强大的力量才冒险喝下僵尸血的,而紫眸一向被别人所欺负,对力量和生命的追求一定会比他更强烈。“恩,我会的。”紫眸用力的点了点头,听了冷月的话,她已经开始梦想她的将来了,处于花季的少女,特别会梦想将来,紫眸现在的年纪,正和人类的花季差不多,虽然以前她常常被虐待,但跟了冷月近两个月,冷月的宠爱已经使得她非常的开朗了。拐了一个弯,前面已经能够看见洞口的亮光了,冷月不再说话,快速的朝着洞口跑去。见到亮光,下等僵尸、幽灵、木乃伊等生物立刻停下脚步,唧唧哇哇的怒吼咆哮、张牙舞爪着就是不敢追过来。看到如此情景,紫眸对着死系生物群扮了个鬼脸,然后挣扎着从冷月身上下来。放下紫眸,冷月长长的吁了一口气,然后走到洞外,一屁股坐在石头上。“师尊,你很累吗?”看到冷月摆出一副累死的表情,紫眸走到冷月身边关切的问。冷月其实一点也不累,只是放松一口气而已,不过见紫眸这么问,于是打趣道:“废话,你抱着师尊跑那么远,然后试试累不累。”“可是师尊你说自己修为很高超的呀?”紫眸眨眨眼睛,坐到冷月的身边,头靠在冷月的胸口,抬起头无辜的对着冷月吹气。“是啊,师尊说过自己修为很高,上天下地都可以,可是你也听过师尊说自己被一个王八蛋禁锢了吧?”拢拢自己凌乱的头发,冷月心里嘀咕:要是这时候有根烟抽就好了,可恶的老疯子,不但禁锢自身的功力,居然连储蓄腰带都禁锢住,摆明给自己吃苦嘛。

原标题:realme X50 Pro玩家版抢先体验:刀法精准的“切割”

,,手机网投网址大全

Powered by 手机下载澳门新葡亰官网 @2018 RSS地图 html地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