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部分

”楚洛华说着

我和贾雨正说着,楚洛华却闯到走廊上来了,看到我跟贾雨正在说话,便跟贾雨说了声,“老伯,我找他有点事。”然后便急匆匆地把我拉到一边。看到她神色紧张的样子,我有些奇怪地问道:“你干嘛?有人追杀你吗?”楚洛华也不搭我的腔,直接问道:“你老实说,你跟张盛关系是不是很好?”我笑了笑,“你真有意思,我跟张盛是死党,这有什么好瞒的。”楚洛华着急地啧了一声,“楚天齐,你大祸临头了,还这么不知死活,你知不知道这个张盛到底是什么人?”我听楚洛华这话,就知道肯定跟方天雄那个死胖子有关,“你不要一惊一乍的,是不是那个死胖子又说什么了?”“没错,就是方天雄。下午的时候,方天雄把莫翰找了去,跟他说了张盛的底细。然后还要他传话给你,要你离张盛远一点,不然他连我们的面子都不给……”楚洛华的话还没说完,我就火了,我本来就不是什么君子,到这个时候,嘴巴里自然也就不那么干净了,“操,那个死胖子真以为他是政治局常委啊,我谁的面子也不用,你叫他来找我,妈的。”楚洛华见我突然发这么大火,有些意外的愣了一下,过了一会,才把我拉到更远的地方,放低声音,说道:“天齐,你别那么冲动。张盛也好,方天雄也罢,他们没有一个是省油的灯,你夹在他们中间不会有好下场的,还是赶紧抽身出来吧。”“扯淡,逍遥快活的时候就是兄弟,大祸临头就是狗屁,你把我当成什么人了?”楚洛华叹息了一声,又唤了一遍我的名字,“天齐……”我正要再说什么,突然心里一转弯,脸上又笑了起来,“诶,我说,你怎么突然对我这么好了?该不会是因为发现了我真实的内涵,暗恋上我了吧?我可告诉你,咱们是亲戚,那可是不伦之恋啊。”楚洛华脸上一红,狠狠地踩了我一脚,“你别臭美了你,我要不是看在本家的份上,才懒得理你去死。既然你那么爱跟那个张盛在一起,那你跟他一起去死好了,我懒得理你了。”楚洛华说着,转过身,却不见走。我心里想,“这下可糟糕了,张盛对楚洛华动情,但是现在楚洛华竟然是这种心态,不行,我得跟他说说好话。”“洛华,你别听方天雄那死胖子瞎掰,我跟你说,张盛这小子其实挺不错的一个人,无论是交朋友还是做其他什么的,都是顶呱呱的。”“你就别替他吹了,凡是沾了黑字的,好极都有限。方天雄我自然不是个好东西,但是张盛也未必干净到哪儿去。你跟他认识时间还不算长,了解还不深,等到将来,你就要后悔了。”楚洛华这说话的神气,十足的一副老气横秋的样子,真让人不习惯。“我说……”“行了,行了,这件事我跟你说了,要怎么办你自己考虑吧。”楚洛华说着,看了看表,“舞会要开始了,我得回去换衣服了,再见。”舞会?那岂不是有很多mm?我赶紧伸手一把把楚洛华抓住,“什么舞会?”“京华大学有个俱乐部叫做卡门俱乐部,里面的成员全都是些很有层次的在校学生。每年新生入校的时候,我们都会由现有成员推荐三十到五十名候选成员,然后为他们举办化妆舞会。三个月后,他们中的十位就将成为我们俱乐部的正式成员。”“我们俱乐部?你也是这个俱乐部的吗?”“当然了,不然我怎么能去参加。不跟你说了,我去了。”楚洛华说着,再也不理我,拔腿就想跑。可是,做为一条随时随地饥渴的色狼,我不可能白白放过这种猎食,再次抓住了楚洛华的手。她不耐的转过身看着我,“喂,你又想干嘛?”我笑着说道:“我也要去。”“可是又没有成员推荐你,你怎么去?”“废话, 最新电玩棋牌游戏你不就是成员吗?”楚洛华看了看我, 抢庄牛牛电玩棋牌游戏又眨了眨眼睛, 手机上打现金麻将棋牌游戏最后, 二八杠游戏平台下载她懊恼地把手插在头发里,用力摆了一阵脑袋,然后说道:“好吧,好吧,我怕了你了,学生活动中心地下室,八点,你等下自己来吧。”说着,楚洛华赶紧逃也似的跑掉了。“喂,学生活动中心怎么去啊?喂……倒,用不用那么急啊,拜托,现在才七点多而已……”我嗫嚅着转过身,正好看到贾雨满意地微笑着的面孔。我当然知道,他之所以笑得这么开心,自然是看出我确实正如自己所说,志在森林。这样一来,他所担心的那颗小树木自然安全。“这个什么卡门俱乐部里面,基本上都是有钱的公子哥儿,你自己心里要有数。”贾雨说着,得意地摸了摸下巴,“如果有什么需要帮忙的,你随时可以找我。只要你不打貂禅的主意,这天下的美女无论你想得到谁,我贾诩都一定鼎力襄助。”这世上凡是办什么事,都需要一样东西,那就是经费,不说别的,就连革命,游行,静坐,爱国都要经费,泡mm自然也是要经费的。而我现在身上除了在飓风酒店白领的那几千块工资以外,囊空如洗,这点钱自然是无法支持我长久的泡mm事业的。为了长久计,我必须想个方法开个财源才行。而赚钱的方法里,再也没有比赌钱更快的了。贾雨不说,我还差点记不起来了,贾雨这一说,我马上就记起来,“贾雨,是不是我想要你干什么,你都答应?”“只要是不伤害貂禅的事,都可以。”贾雨几乎是毫不犹豫地答道。看他答得这么爽快,我心里就犯起了嘀咕,小样,你该不是也对貂禅有点什么意思吧?不然以你的品性,我死都不信你能那么舍己为人。不过,行业资讯这时候想多这些也没意思,管他呢,反正我对貂禅没意思,谁爱有意思,谁有意思去。“好,那你赶紧把你的赌术教给我。”“赌术?”贾雨靠在门边摇着头笑了一下,“你以为赌术那么好学的?”我啧了一声,说道,“我知道没有那么好学,可是我又没有说要学得跟赌神那样。你随便教我个两手,比如洗牌,偷牌之类的,能够随便骗骗那些肥羊就可以了。”贾雨再次摇了摇头,“你说的那不是正经的赌术,那是骗人的小技俩,只有小混混才去用,这种不上台面的技俩,我贾雨不屑为之。”“唉……”我无奈地叹息了一声,“老大,我现在不是去参加赌王大赛,我只不过想今晚宰宰那几个肥羊少爷而已。你管他是高级还是低级,只要能赢就是硬道理了,别废话了,赶紧教我吧。”我满心以为贾雨这时候会开始教我了,谁知道他竟然又摇头,“对不起,这种小技俩我不会。不要以为赌场真像电影里那么好混,这种出千的小技俩在大赌场和高手面前是行不通的。难不成你还真以为世上有谁的手可以快得过摄像头吗?”我嘟了嘟嘴巴,说道:“说来说去,不就是不肯教嘛。”“不是我不教,只是不会教你这种下三滥的招数而已。如果你真想学的话,我可以教你一点正经的赌术。”贾雨说道。我摇了摇手,“算了,下次吧,凡是正经的东西都是难学的,我现在可没有时间跟你慢慢来,我又没打算这辈子真的靠赌术混。”这时候,贾雨笑了起来,他笑着跟我说道:“是谁告诉你正经的赌术就一定很难学的?”“能多好学?难不成能好学到半个小时就能让我赢那帮有钱少爷?”我反问道。贾雨得意地笑了笑,“有谁说不可以?”“啊?”听到贾诩这么说,我本能地愣了一下,然后马上调整了一下脸上的表情,笑嘻嘻地凑上去,“真的吗?”贾雨摸了摸下巴,得意洋洋地笑道:“那还能有假?”“那你还在这作什么高手状,还不赶紧教我?”我再也等不及了,赶紧把贾诩拉着坐了下来,急匆匆地问道。坐下来之后,贾雨便开始侃侃而谈起来,“知道赌术是什么吗?说高雅一点,赌术其实就是心理战,说低俗一点呢,赌术就是骗术……”我此时真是恨不得狠狠地锤他一顿,然后告诉他,别装逼了,赶紧入正题吧。可是人家现在怎么说也是师父,让人家牛逼也是一下对的,所以我默默无语,我忍!“赌术是人跟人的游戏,赌术就是去骗你的对手。在赌桌上,骗和被骗永远都只是相对的,每一个人在骗人的同时,也在被骗着。而决定你的地位的,在于你的对手究竟是谁。所以,对于一个赌徒,尤其是像你这种新手来说,选择对手就很重要。你记住,每当你坐在一张赌桌上,你就必须先用十五到三十分钟来确定他们中到底谁是最好的凯子。”听到这里,我忍不住插话道:“那……如果我没有办法在三十分钟内知道谁是最好的凯子,那怎么办?”贾雨瞄了我一眼,说了一句让我还吐血的话,“那你就是那个凯子。”我尴尬地咳嗽了一声,“继续……”“今天时间不多,我没时间告诉你太多,就针对今天晚上的赌局,跟你说点最基础的。”贾雨说着,端起茶杯喝了口水,“进入赌局之后,你先不要想着赢钱,而是要先观察。你要仔细看着他们的表情,他们在拿到好牌的时候是什么表情,他们在拿到差牌的时候是什么表情,他们在拿到一般的牌是什么表情。然后你还要注意观察他们打牌的风格,是不是容易被唬住,是不是容易跟注。如果是普通的高手,在五分钟内,就可以完全掌握一个普通人的言行举止,知道对方手里大概拿的是什么牌。现在时间这么短,自然不可能到这地步,但是起码可以让你打牌的时候,比对方多一点优势。还有……”“等一下……”我伸手打住贾雨的话,“你的话我能理解,一般人打牌都很难控制住自己的情绪和表情。比如拿到好牌,会故意装作无所谓,或者唬别人的时候刻意地嘻嘻哈哈,不过,我有个问题……”我还没说完,贾雨就接着说道:“因为你自己也是这样,是不是?”被贾雨这么毫不留情地揭穿,我多少觉得有点丢脸,有些不好意思地四处张望了一下以后,我才问道,“那你说,我该怎么掩饰自己,才能不让对方掌握我的心态?”“嗯,知己知彼,百战不殆,知道应该隐蔽自己,说明你还不傻。”贾雨笑着拍了拍我的肩膀,继续说道,“关于这个问题的根本解决办法,只有一个,那就是提高心理素质,不过现在时间太短,不大可能了……诶,我有个办法,开局之前,你先买包巧克力。”我奇怪地问道:“买巧克力?干嘛?你不会以为赌博的时候嚼着巧克力,就会变身成赌神吧?”“当然不是……你想想看,你的对手又不是孙悟空,他不可能真的到你的心里去看看你在想什么。他想要了解你,无非是通过你的表情和一些小动作。而你每次赌大牌的时候,你就吃巧克力。这样有两个好处,第一,吃巧克力可以分散你自己的注意力,使自己不紧张。第二,每次只要赌大牌,对手想要观察你的时候,都看到你在吃巧克力,这样他就无法通过你的小动作来了解你的心理了。”“哦,原来赌神吃巧克力是这么个学问啊。”我恍然大悟道。“别瞎感叹了,时间不多了,我现在告诉你一些小的打牌技巧。在西京这边,最流行的赌法是扎金花。如果我猜得没错的话,今晚你跟那些公子哥只要赌,多半是会玩扎金花……”再接下来,贾雨就开始教我什么样的情况下应该暗牌,什么情况下应该明牌,什么情况下应该下重注,什么情况下撤退。因为我是初涉此道,所以贾雨尽量讲得简单。而我是提供得如痴如醉,一时间险些把舞会的事都给忘了。看来我这人的赌性实在是足啊。就在我听贾雨的讲解听得正入迷的时候,突然,我的手机响了,一打开,便听到楚洛华的咆哮,“你到底来不来?我都等你十分钟了。”我于是赶紧跳了起来,“哎呀,我走错路了,我,我这是在哪里?……哎呀,我发现路了,我马上到。”

原标题:《我的世界》快被玩家遗忘的合成方块 最后一个堪称最没用的方块

,,ag捕鱼游戏官网

Powered by 手机下载澳门新葡亰官网 @2018 RSS地图 html地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