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部分

老板良心发现后

紫眸能够那么漂亮,在冷月的心里,有大半都是老板的功劳,于是又毫不吝惜地拿出五个金币赏给老板,之后带着紫眸走人。冷月和紫眸走在大街上,因冷月心情大好,赏了那个服装店老板,老板良心发现后,居然拿出了一条十分美观的丝带,系在紫眸的额头,遮住了那个神的诅咒烙印。因此,街头一路逛下来,往往只有人们惊艳和嫉妒的目光,丝毫没有以前那般咒骂。也有几个似乎怀疑紫眸是那个被神所诅咒的女孩,因为她的紫眸紫眸实在太显眼了,思灵们的头发一般都是蓝色的。不过,尽管怀疑,但却没人敢上前揭露,冷月和紫眸现在的打扮,毫无疑问是衣着光鲜的贵族,如果一个不好,平民怀疑贵族,那可是直接贬为奴隶的下场。不过,即使神的诅咒不再惹祸,但紫眸的美貌还是带给了冷月不小的麻烦,搞得冷月最后成为天然大陆的通缉犯,赏金工会最值钱的目标。艾斯卡利是左相艾雷华的二子,现年47岁,其好色和不学无术在天然大陆贵族中出了名,在艾塞亚城,被他看到过的美貌女性思灵几乎都被其以各种手段污辱过。今天,实在无聊的艾斯卡利开始在街上寻找猎物,顺便买些玩具打发打发时间。艾斯卡利唯一一点好处就是他买了东西,从来只有多付钱而没少给。因为他认为,自己家族里的钱自己十辈子也花不完,而且几乎天天都有人来家里送礼,他又何必和那些穷困官僚一样赖帐呢?正所谓小钱不去,大钱不来,他只要抓住大钱,小钱没了又有什么大不了的,更何况还能落个大度贵族的美称。从一家饰品店出来,艾斯卡利买了几样小首饰,准备去闹市区的怡红院玩玩,高兴之余赏给那些小姐,使得自己高兴小姐也能够高兴。路过街角,他的目光突然瞥见一个小巧玲珑的紫发美女,其美丽程度,完全盖过了以前玩过的任何种族女子。因此,不犹得双眼发光的跟在美女身后,他不敢直接上前搭灿,怕这样会惊扰美女。虽然他每次到最后都是用强,但他总是先礼后兵,而且现在这个美女,让他一见钟情。甚至,他觉得自己愿意为眼前美女,以后不再碰任何女子。艾斯卡利每次逛街,从不用代表着贵族身份的马车或身后带着大批人。因为他知道,用贵族的马车,那美女见到自己就会逃跑,而带大批人,那更不要说美女,普通的男人见到自己也会跑得无影无踪。因此,他身边从来都只带两个武功十分高强的侍卫,更何况他自己也有几手三脚猫工夫,虽然干不了人,但有着侍卫挡住,关键时刻逃跑还是不成问题的,至少,他到现在还整个人好好的站着,连一根毛都没少过。跟了足足近两个半小时,艾斯卡利见冷月和紫眸似乎要赶长路,买了许多食品和野外露营用具,而且现在已经走到城门边,他可以断定,眼前美女走后一定不会再回来,因此,带着两个侍卫疾步赶上去,虽然不愿意用强,但至少也得让美女留在艾塞亚城多玩几天。冷月早就知道背后跟着三个无聊的家伙,不过,他们不来找麻烦,冷月也懒得理会,反正今天一天他惹的麻烦够多了,要不是徒弟清纯可爱依赖性很强,让他满足一下当师尊的虚荣心,那他现在一定心浮气躁了。大步踏出城门,冷月拉着紫眸站在城边停下,他知道麻烦始终会上门的,不如现在就地解决掉,如果在城里,他们封锁了整个城池,虽然自己不怕,但难保紫眸这个手无缚鸡之力的小女孩子不会发生危险。冷月可是知道自己这个徒弟有着万年难得一见的资质,要是发生什么不测,那自己哭死都不够。“你们这三个小家伙鬼鬼祟祟的跟了我师徒两个多小时,到底想干什么?”冷月声音冰冷的质问,凭他已经几万年的年龄,的确可以叫这三个年龄加起来才两百岁的思灵为小家伙。而叫三个思灵为小家伙,也表示着自己比他想象得要大许多,最好还是滚快点别惹他发怒。冷月有着仙甲防护,虽然是件垃圾仙甲,但这些平凡思灵是不可能将他怎么样的,如果一个不好,他也不在乎自己再杀三个思灵。冷月现在还不知道,自从他收了紫眸这个徒弟,再加上徒弟小巧玲珑的可爱清纯的模样后,使得他的心境急剧变化。在遇到风球和蓝雨芸馨后的时间里,他都是有着一份小孩心性,而现在收了这么一个徒弟,心性急剧转变成了大人,开始能够独挡一面,为身边人着想了。“前辈,我想请您和这位小姐到我家做客。”艾斯卡利恭敬的说道,这回他是认真了,为了给将来老婆的师傅留一个好印象,以他贵为左相二子、思灵皇帝侄子之尊,也给这个人类用上了敬语,可想而知说话有多客气。不过,在艾斯卡利来说,他的说话已经算是非常客气了,但在冷月眼里,他鬼鬼祟祟跟了自己师徒两个多小时就是无礼之及。而冷月又是这种只要你冒犯我,就算你是笑脸人也照样揍的人,因此,尽管艾斯卡利用上了敬语,他依旧不假辞色。“哼,请我是假,想上我徒弟才是真吧,告诉你,我们赶时间,没空去你家做客。”冷月说完,又转头伸手抬起紫眸的脸蛋,在她的鼻子上刮了一下后嬉笑着对她说道:“乖徒弟,你的脸蛋很不错,但你的身材,哎,看样子世上有很多恋童癖存在。”听到冷月如此刻骨的话语,艾斯卡利几乎肺都气炸了,不过,既然他这次认真了,那他绝对要得到少女的心,因此,依旧满脸堆笑的说道:“前辈,我对这位小姐真的是一见钟情,我不否认我想上她,但我真的喜欢她, 澳门永利官方平台app下载我会照顾她一辈子, 澳门国际娱乐网站平台希望你能够成全我们。”冷月的刻骨话语, 手机棋牌游戏听到后的紫眸脸蛋上依旧是冰冷和不解, 抢庄牛牛电玩棋牌游戏她根本就不明白冷月说的“上”是什么意思,自从她懂事以来,一直都遭受着别人的鄙夷和毒打,根本就没有什么阅历,直到现在遇到了冷月,只有冷月对她最好,不过到现在为止也只有一天而已。“你们,哈哈,笑死我了,哈哈……”冷月笑得抱着肚子蹲在地上,这个思灵和自己徒弟认识吗,说的话好象自己强行拆散一对鸳鸯似的。笑了良久,冷月站起身,问道:“你真的喜欢我的徒弟,而且还愿意照顾她一辈子?”“是。”艾斯卡利连想也不想的说道。“先别回答得那么快,先让你看看我徒弟额头上的烙印之后再回答。”冷月说完,一把扯掉紫眸额头上的丝带,然后将她的头发拢到脑后。“被神诅咒的烙印!”艾斯卡利看着紫眸额头上的“m”型烙印,失声叫道。“怎么样,是不是还愿意照顾她一辈子,嘿嘿,和被神所诅咒的少女在一起,那可是会非常倒霉的。”冷月邪邪的笑着,两眼紧盯着艾斯卡利的脸蛋,将他脸上每一份神情都看在眼里。盯着紫眸的额头,又看看她的身体,艾斯卡利脸上红一阵,青一阵,白一阵,神情也从震惊到愤怒、从愤怒到迷惘,最后从迷惘到坚决。“我还是愿意,真心喜欢离我太遥远了,好不容易遇到一个,我绝不放弃,就算被神所诅咒又怎么样,妈的,倒霉就倒霉,如果现在放弃,将来死了也后悔。”最后下定了决心,艾斯卡利坚决的说道。“咦,不会吧,怎么可能有这种家伙!”冷月不敢置信的叹道,最后上前几步,身体围着艾斯卡利转了几圈,眼光从艾斯卡利头上看到脚底,又从脚底看到头上,如此反复好几遍。被冷月的眼光看得浑身不自在,艾斯卡利尴尬的问:“怎么了?”“没什么,哎,稀有动物啊,没想到这种人都会被我见到,这样吧,凭你的雄心壮志,我就给你一个机会,如果我徒弟愿意跟你走,那我就成全你,如果不愿意,你就给滚回家去,以后都别人来打扰我们。”冷月对艾斯卡利说完,重新回到紫眸身边,搔搔紫眸的头发,严肃的问道:“乖徒弟,我现在给你一个机会,你是愿意跟这个家伙走呢还是跟师尊走,如果你跟这个家伙走,或许你将来会很幸福,跟师尊走就不太一定了。”紫眸看都不看艾斯卡利,一个劲的紧紧抱着冷月的腰,头埋在冷月的胸口,手机下载澳门新葡亰官网仿佛害怕他会消失似的。冷月摸摸紫眸的头,对着艾斯卡利说道:“好了,我乖徒儿的意思已经很明确了,你们走吧,别来打扰我们,否则别怪我不客气。”冷月话才刚刚说完,站在艾斯卡利身后的两个保镖立刻蹿上来准备动手,往往这个时候,他们的主子就会用武力解决。“不知死活的白痴。”冷月心里暗骂一声,刚刚对这个贵族起的好感立刻消失无踪影,冰冷的问道:“要动武了吗?”“等等,你们两个先退下。”艾斯卡利喝道,喝完对着冷月一躬身,然后说道:“这不公平,我和她才刚刚认识,她怎么会跟我走呢?不如这样吧,前辈和小姐先到我家住上一段时间,让我和小姐有个彼此认识的机会,我相信到时候小姐一定会留下来跟着我的。”“你走吧,看你的样子也不像什么好人,再骚扰我师徒的话,别怪我要了你们的命。”看那艾斯卡利身后两个一脸凶相的侍卫,冷月敢断定这家伙绝对不是什么好东西,好东西是不会在身后带些侍卫的,而带大群侍卫的,一定是平时亏心事干多了,所以怕别人报复。像冷月这种又是死灵,又是修真,而且又不是思灵出身的家伙,看一个思灵就和看一只猪没什么区别,只是这只猪有点智慧而已。对冷月来说,如果不是看在这小子还有点礼貌,又是出自真心喜欢自己徒弟,那早就把他干掉了,而现在这家伙居然不知进退,还一味的追缠,简直就是活腻了。见冷月起身走开,艾斯卡利对身后的两个侍卫轻声吩咐道:“把他们留下来,但不要弄伤他们。”听到主子的吩咐,两个早就看冷月不顺眼的侍卫立刻纵身上前,拳头带着呼呼风声直接袭向冷月后背。“砰”的一声,两只拳头同时打在冷月的背上。“啊……”,两声尖锐得让人头皮发麻的尖叫同时响起。不过不是冷月的,而是两个偷袭他的思灵。冷月有着仙甲防护,两个偷袭他的思灵打出的拳头又那么重,现在大概手指骨全部粉碎性骨折了吧。“白痴,老子练的是金钟罩铁布衫超厚脸皮功,就算是刀子也砍不进去,你们的拳头有刀子厉害吗,蠢得厉害?”冷月鄙夷的看了三个思灵一眼,拥着紫眸的肩膀动身离去。艾斯卡利原本对自己的两个侍卫充满信心,但没想到别人连一招都没动,仅仅是身体的强度就让这两个常年练拳的手下手指骨齐粉碎,这份震惊,使得他一时间傻了。不过,冷月要离开,出于对美女的爱恋,使得他又立刻回过神来,连忙大声喊道:“前辈请留步,我也不敢以左相之子的身份压您,只希望您能够来我左相府游玩几天。”虽然嘴上说不敢以左相之子的身份压冷月,但其实说出自己是左相的儿子,就是拿身份请他。再怎么说,堂堂一个帝国左相之子,又是皇帝的侄子相请,就算你是武功高手,这份面子还是要给的吧。就算这话是威胁你,拿身份压你的意思,那你还能够不去吗?不去的话那可是得罪堂堂一个大国啊。不过,艾斯卡利做梦也想不到,冷月居然会是一个和他们所崇拜的神地位相同的大人物,别说皇帝,就算他们的神亲自来相请,心情不好照样不去。“白痴。”冷月低喝一声,脚步照旧向前走,根本就没有留下来的意思。见冷月不吃这套,这回艾斯卡利急了,两个侍卫都败了,自己三脚猫的功夫就更别提了。思念一转,艾斯卡利立刻起身往城门边的驻兵长官室跑去。以他左相之子、皇帝之侄的身份配合那个临时从家里拿的令牌,应该能够调些士兵来抓冷月吧。反正,他礼数已经用周全了,既然不识趣,那就只能来硬的。见艾斯卡利丢下两个侍卫跑开,冷月冷笑两声,继续拥着紫眸赶路,心里大叹这家伙挺识趣的。要不是纯思灵的血统不适合修真,他或许会再收这个家伙为徒弟,让他追随着并照顾紫眸。赶路未超过两里,后面就想起滴答滴答的马蹄声,不一会而就到了冷月的背后。冷月转头后看,不禁再次冷笑出声,艾斯卡利起码带了数百思灵骑兵追上来请自己去他家做客。不过冷月很放心,这几百思灵骑兵,根本就无法伤到自己,更别说强请自己去做客了,而以艾斯卡利对紫眸的爱恋,这数百骑兵绝对不会伤害到紫眸,所以他也并不担心艾斯卡利将紫眸怎么样。数百思灵之中,其实只有几十人是城防队的。原本艾斯卡利只带几十人前来追冷月,不过半路上,一大队宪兵队的思灵骑兵搜寻一个在清碧酒馆杀了两名思灵的红发人类,艾斯卡利询问之下知道他们搜寻的就是冷月,所以将他们带来了,冷月有着如此罪状,所谓杀人偿命,只要那些骑兵将冷月干了,他就可以名正言顺将紫眸据为己有。见思灵骑兵将自己师徒两围起来,冷月冷笑着问道:“亲爱的左相之子,带了那么多骑兵来请我去你家做客吗?”虽然震惊于冷月看到如此阵势还能够这般平静,不明白他是有实力还是根本就是白痴,但艾斯卡利依旧嚣张的叫道:“我只是请小姐去家里做客,至于前辈你,因为你在清碧酒馆杀了两名思灵,所以这些骑兵准备请你去牢房做客,帝国法律规定,除了在比斗场外,其他地方杀人一律偿命,你却杀了两个,这回我想救你都救不了了。”因为有骑兵相护,艾斯卡利知道自己胜卷再握,不知不觉中连敬语都丢掉了,毕竟,他可是个从不说敬语的家伙。“男子汉做事光明正大,你不如直接说带这些人来捉我回去砍头不就行了,又何必绕这么多圈子抢我的徒弟呢?乖徒弟,你应该喜欢诚实的人吧,就算他干掉你师尊也是一样。”冷月说话的同时,搭在紫眸肩膀上的手拍拍她的肩膀,故意使了一个眼色。看到冷月的眼色和其动作,紫眸是何等的聪明,当然明白其意思。“因为师尊本来就该死嘛,杀人一定要偿命的。”听到紫眸的话语,冷月吃惊的看着紫眸,这丫头,居然会说出这种话来。其实紫眸的心地很好,冷月在酒馆杀了两个思灵,她就有点替他们可怜,不过冷月是原因是为了她,所以她也没话可说,而现在依着冷月的意思,紫眸半真半假的说出来。说实话,冷月给紫眸的第一印象并不是很好,到现在为止,紫眸还有点怀疑冷月就是传说中那个所谓的恶魔,和神同等的,大概就只有恶魔了。不过,紫眸的怀疑根本就是正确的,这大概要归功于她半思灵血统女性灵敏的第六感吧。“乖徒弟啊,别这么说师尊嘛,师尊会伤心的。”冷月以古怪的口气,故做悲伤的说道,惹得紫眸扑哧一声娇笑出来。看着紫眸微笑的可爱脸蛋,冷月猜测,这大概是紫眸这一生中第一次高兴的笑吧。看着冷月恶搞的表情,听着冷月可恶的语调,艾斯卡利这贵为左相之子的花花大少立刻气得暴跳如雷,咬着牙微笑道:“既然前辈这么说,那我就不客气了,弟兄们上,捉下这个人类,但不要伤害这个小姐,如果她少了一根头发,你们提头来见。”“等等。”冷月手一举,高声的喊道。一众骑兵原本准备立刻上前去砍冷月,不过冷月如此一喊,立刻都停下来了,先不说冷月喊话时自身所带的魄力,就连左相府的二公子都对他礼数有加,因此他们立刻勒住马挺停下来。见冷月喊等等,艾斯卡利以冷月怕了,毕竟一个人就算有天大的神通,也不能同时对付这么多骑兵。不过,冷月接下来的动作可就气坏他了。冷月伸出手,拔了一根紫眸头上的秀发,接着说道:“乖徒弟你到旁边去,等下让你看看师尊的神威,喂,小子,我乖徒儿的头发已经少了一根了,你该把他们全砍了吧。”紫眸对冷月几乎是言听计从,冷月让她到一边去,她立刻就乖乖地走到一边,更何况在酒馆中,她亲眼见过打手们用刀直接砍在冷月身上,刀口卷了冷月却一点事情都没有,因此并不担心。“放这位小姐出去,你们上。”艾斯卡利一拍马,朝着紫眸走出的方向跑去。不趁这个时候联络联络感情,更待何时呢?见紫眸远离冷月,骑兵们一拍马,高举着斩马刀朝冷月砍去。近了,非常非常的近了,直到第一个骑兵的斩马刀举到冷月的头顶,冷月依旧没什么动作。这家伙死定了,原本还以为他是个棘手的人物,没想到原来是个白痴,这么重的斩马刀砍来都不躲,就算头有石头那么硬,也得一下两半。此时骑兵们已经准备勒住战马,看冷月的眼神也是一副看死人特有的眼神,带着一丝怜悯,一丝嘲笑。不过,如此锋利的巨大斩马刀,又携带着千斤力道,砍到在这些骑兵眼里已经被归类到死人的冷月头上,除了激起“砰”的一声之外,就只有冒出一点火花。“妈的,这家伙练的是铁头功,而且还练到比超强度合金还硬的地步。”此时那个斩马刀落在冷月头上的骑兵的心声,只有他知道,他这一刀,力道再加上刀的锋利,就算是铁也能够砍出一条凹痕,而这个人类居然没事。

  第2020077期奖号:020,试机号:342。

,,最新最火爆的多人棋牌游戏

Powered by 手机下载澳门新葡亰官网 @2018 RSS地图 html地图